博客首页  |  [赵百川]首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赵百川  >  原创文章
赵百川:学校豆腐渣建筑是如何建成的?

7627

十几年前说要搞普九,县政府突然决定在农村中小学一次性建设数座新教学楼。工程造价由县政府按照当时最低的标准统一定价。资金来源由政府拨款与村民摊派各占一半。通过亲戚关系,我也接下了其中一座教学楼的施工。尽管我没有任何相关工程经验,更没有建筑资格证书,但借来了一个证书略为应付,也就畅通无阻了。

我承包的那座教学楼,县政府定价28万,政府拨款14万,村民强行摊派14万。这个造价本来已经很低了,可签订合同时又被镇上扣掉了4万,等于说政府所拨的14万工程款一下来,首先就有4万得流进镇政府的腰包,这样承包价不明不白地就变成了24万。合同条款也十分苛刻,根本没有工程预付款,必须得完成教学楼第一层(共两层)后才能拿到几万元进度款。如果当时稍微有一点工程经验,我可能就不敢接了,但一想到,其他承包商都是同样的条件,而且这个项目是通过亲戚关系好不容易弄到手的,所以硬着头皮就签了。

后来,按照图纸把预算稍作核算,才知道根本没有钱赚,如不亏大本就算万幸了。于是,我开始密切关注同时进行的其它教学楼工程,看看那些承建商们如何解决。我发现,为了保证利润,他们全部都是通过拼命地偷工减料来降低成本。水泥砂浆标号肯定是远远不达标了,梁柱配筋几乎是随意减省,大胆程度让人触目惊心。图纸要求一楼盖板采用10根钢筋的预制板,他们全部换成了8根钢筋,而且是质量比较差的那种(我后来采用10根钢筋的那种,他们还都笑我傻)。二楼凌空走廊的栏杆,是学生们课后集中撑扶的保护性设施,居然有人把栏杆立柱下的固定钢筋全换成了铁丝!

当时可能出于两方面的原因,让我没有学其他承建商那样完全黑着良心去任意偷工减料:一,第一次做建筑工程,战战兢兢,胆子不够大,也就是说对偷工减料不够轻车熟路吧;二,我始终相信善恶有报,不管怎么黑心,也不能拿那么多学生的生命开玩笑。

怎么办呢?规规矩矩施工肯定亏本。我专门托人买了一套关于建筑施工管理与建筑结构等方面的专业书,抽空研究起来。通过对专业知识的大致了解、以及与有建筑施工经验人士的反复沟通,我当时确定了一个尽量求其次的原则:基础、立柱、主梁以及楼梯、盖板、栏杆等关键性结构尽量按图纸要求施工(惭愧地说,只能算“尽量”,因为比起图纸标准仍然略有偷减),而次要一些的结构部位和砌体、饰面等工程就开始学别人一样的尽量偷工减料了。

工程基本完成时,一直关注着我施工进程的学校校长对我讲了这样一句话“你做的教学楼,安全问题肯定没有,只是很多细节就很难讲了。”他的这句话我完全承认,尽管自信比当时同期完成的其它教学楼要真材实料多了,但毕竟是第一次做建筑工程,第一次干偷工减料的事,所以心里后怕不已,这些年来经常为此寝食不安、担心受吓。

这次四川地震,网上曝出很多中小学建筑是豆腐渣工程,致使很多学生无辜丧命,对此我完全相信,也十分痛心,所以决定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来揭露中国农村学校建设工程的腐败黑幕。

除了前面的基本情况,另外一些事情也不得不提。

本来有一个懂行的官员专门负责监督工程质量。他第一次来施工现场时,态度相当不好,说施工怎样怎样不行,怎样怎样不符合标准。后来抽时间去他家“请教”过后,他就再没有说过什么不满意的话了。当时因为胆子小,甚至在某些关键部位准备对设计标准略打折扣的想法,我也明确说出来与他进行了探讨,都得到了他的默许。他说“什么规不规范的,还不是凭我一句话?”

再说说工程款项的支付。

按照合同,完成教学楼第一层后应该支付第一笔几万元的进度款了,这笔款从政府拨款里面支付。可等你拿着合同去要钱时,相关部门总推来推去。后来求爷爷告奶奶的,到处“意思意思”了一番,才分几次把这几万元钱拿到手。

摊派村民的钱由村里来支付。这笔钱就更麻烦了。每次向村干部拿钱,他们总会推三推四,一会儿说你工程质量如何如何,一会儿说村民的钱还没有收上来,等等。非要等你“真”心“实”意地逐一登门拜访之后,他们才会批给你五千、一万的,从来没有哪一次遵照合同爽快地支付过几万。

其实,摊派村民的钱很早就收齐了,而且以家乡建设学校为名,村里向那些在外事业有成的人士至少拉来了几万元的赞助,这些钱都不知去向。据我所知,打着这次建学校的名义,村里居然又多欠下了三十多万元的债务,而我的教学楼总价才24万元,就算没有政府款项、不搞村民摊派、不拉赞助也根本不至于这样!后期付款时,村里拿不出钱了,收了我的好处费怎么办?他们开始变卖村里的树(每次卖树,他们私人又会大赚一笔),再用卖来的钱一点一点地支付给我。直到十几年后的今天,村里竟然还欠着我差不多两万元工程款!有一次我的家人遇到他们一群村干部浩浩荡荡地外出旅游,把他们臭骂了一顿,他们全都哑口无言。

施工过程中,因为资金不到位,我不得不昧着良心到处骗材料、骗人工。并且,为了节省开支,我只能够找那些农村里面最老土的、从来没有框架结构施工经验的施工队来施工。有时工钱拖得太久,工人们哭着向我讨钱,我也没有办法,我自己又何尝不想哭呢?为了尽早拿到工程款,我不得不一再接受那些村官们的无耻要求。曾经有两个村官向我索要过几千元的条子,什么意思呢?由我开张条子,承认自己从他们那里拿了几千元工程款,他们再用条子去村里套现金。

十几年过去了,想起那次建筑包工的经历我至今感到害怕。说实在的,我家在当地还算小有势力的人,那些村官们多少还算照顾了一些面子,如果不是这样,结果更不知会如何!而且,按照惯例,能拿到这样的项目,首先就得付给关系人一大笔好处费,而我因为是很亲的亲戚关系,所以赖着就没有给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不做建筑工程。本来造价就低廉,加上层层盘剥,环环扣押,不想亏本你就只有偷工减料,做得太过分良心又会不安。所以我实在不是块靠这个赚钱的料。

另外补充一个情况,那次建设的同一批教学楼现在大部分已经废置(包括我承建的那一座),倒不是质量问题,而是因为计划生育。农村小孩越来越少,导致很多学校合并,于是好多原来的学校就成了空荡荡的废屋。真不知道那些白白胖胖的社会学家和官员们养来是干什么的,连计划生育的这一点直接后果都预计不到,还到处折腾着建新楼、搞“普九”,真是劳民伤财啊!

谨以此文,希望唤起民众的觉醒与重视。

2008-5-25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01/09 07:03:19 PM
现在如果谁要探讨学校豆腐渣建筑,可能是一种犯罪行为,而且是最严重的罪恶,仅次于想和达来做朋友了,这罪名就是颠 覆国家挣钱罪。那么学校豆腐渣建筑是到底如何建成的?让我们看看这位不要命先生怎么说的。
游客
   04/01/09 07:36:15 AM
到处折腾真是劳民伤财